七位数摇奖机 > 暗黑流放世界 > 第113章 审问
    钢铁十字号上,干燥而温暖的船舱之内,关闭SAN值过低者的康复审讯室外。

    陈咬钢一边处理盔甲,一边向面熟的船员讲解如何判断自我与他人的精神状况,如何确认船舶状况之类的知识。

    经过一段时间的调整,陈咬钢已经将防御性符文之语布置完毕,在有“船舶”提高稳定性、“幽影”提供隐蔽性、“沉寂”减少噪音、“宝石湖”构成魔力储存池的符文之语作为核心支撑之后,这条船的安全性能几乎增强了10倍以上。

    至于代价嘛……

    直接拿符文当消耗品来使用,最大限度的保证安全与监控,价格成本方面确实是贵到让人扼腕叹息。

    哪怕是曾经见过无数财宝的独眼凯拉,也从来没有在一条船上做这么奢侈的符文之语。

    唯一值得庆幸的是,独眼凯拉身上的诅咒似乎和海神的某些力量是同源的,它赋予了独眼凯拉在海洋区域急速恢复魔力的特性。只要那位船长大人愿意委屈自己,不断为整条船充入魔力,就可以大大减少符文充能的消耗。

    独眼凯拉坐在部署了宝石湖符文之语的船舱内,惬意的舒展着四肢:“呼,多亏你洗了女伯爵的宝库啊,要是没有这些符文之语,恐怕我们根本不可能探索痛苦船墓吧?”

    “现在仔细回想起来,你这家伙真是像老虎一样狡猾,表面上看起来什么都没做,实际上你早就做好了万全的打算。就连被海怪袭击和抢夺物资的事情,也提前做过了心理准备,真是服了你?!?br />
    陈咬钢也盘腿坐在一处法阵中心:“我的事没什么好说的,关于那个阿莱森你有什么看法?”

    独眼凯拉眯起眼睛,海妖的力量在她的眸中流转:“那个潮汐守夜人的身上,有鬼魂的味道。不知道是他同伴的鬼魂依附到了他的身上,还是他通过某些仪式活了下来,但他的行为表现实在是有些精神错乱,我怀疑他甚至忘了自己是谁?!?br />
    陈咬钢把在浮岛上发生的一切事情,给独眼凯拉说过一遍,从收纳戒指之中掏出几本工作日志:“那座岛现已经沉到海底深处了,很可惜,岛沉得太快了,灯塔上的对海怪式武器设施也没办法拆下来,这是他们的工作日志?!?br />
    独眼凯拉翻开日志扫了几眼,脸上表情稀松平常:“很常见的悲剧,以前我在黑鹿号上的时候,捕鱼拖网就抓到过类似的漂流瓶……奴隶、罪人、失意者的故事,每次读起来总是让人闷闷不乐,很像曾经的我啊?!?br />
    “已经看过一遍了,这些日志上没有什么特殊的密码和暗号,几乎只有些深陷绝望之人才会写出来的句子。船员们好像对新搞到的符文装置很兴奋,我说,这种故事就别公开念出来煞风景了吧?”

    陈咬钢站起身来:“随你,但是我们得想办法安装灯塔装置,有了那个玩意儿,多多少少可以缓解你的供能压力。虽然你现在觉得很舒坦,可拿活人当能量供给的事情做久了,对你的身体并不好?!?br />
    独眼凯拉收起日志:“你打算怎么审问阿莱森?他的精神状况已经处于崩溃的边缘了,强行用幻术突破,可能会导致他变成白痴?!?br />
    “而且比较麻烦的是,他的身上确实有专门抵抗海妖魔法的符文刺青。我当年向潮汐守夜人的组织求助过,对那些符文刺青有一定印象,他大概不是什么守夜人队长,只不过是个勉强活下来的倒霉蛋而已?!?br />
    “真正的潮汐守夜人队长,是可以管理一片海域的,他身上只有防护与感知类的符文刺青,对我不构成任何威胁。但是想撬开他的嘴,必须先降低他的警惕与防备,还得拜托你这位不太会讲话的野蛮人?!?br />
    “我知道了,但是你也别太过火,安装灯塔装置还是得靠阿莱森,不然我们只是捡了两套废品而已?!?br />
    陈咬钢打开审讯室的舱门,坐在桌前昏睡的阿莱森,一下子提起了精神。

    仔细看去,阿莱森的眼珠有一些不正常的左右震颤,但他的表情却像是清醒的,这模样甚是诡异,简直像是鬼上身一样。

    陈咬钢拿起匕首,削开一只新鲜的冰镇柑橘,酸甜刺激的气息立即弥漫在房间之中。

    阿莱森下意识的吞了吞口水,目光不禁被那颗柑橘所吸引:“首先谢谢你救了我,如果不是你,恐怕我已经和那座浮岛一并陪葬了,但是……你为什么要绑住我?我是人类,是活人,你们难道是海盗吗?!”

    陈咬钢将削成一圈的柑橘外皮放在阿莱森面前,把柑橘放在了自己手边:“阿莱森先生,长话短说,你的潮汐守夜人身份我们已经确认,基于这个身份前提,你的存在对我们是有价值的?!?br />
    “但是你的精神状况极为糟糕,根据我的几次测试,你几乎……逐渐偏离了正常人类的思维范畴。如果你不能为你的现状给出一套合理的解释,我们没办法相信你?!?br />
    阿莱森表情迷惑:“什么,你觉得我不正常?可是我能够思考,我能够说话,我完全记得之前发生了什么事,以及……”

    “以及你游到一半就转身和海怪对视,逼我一拳打晕你这件事?”

    陈咬钢把柑橘掰成两半,塞了一瓣到自己嘴里:“不,阿莱森先生,你对自身的现状一无所知。在这与世隔绝的2个月里,你究竟经历过怎样的事情,我需要一套详细而合理的解释?!?br />
    “别想编故事糊弄我,我对海怪以及海洋生命的研究超乎你的想象,我甚至知道潮汐守夜人首领-曼德拉斯的具体位置。要是我从你的话中听出了不诚实的破绽,我就只能让朋友对你施展幻术?!?br />
    陈咬钢瞳孔微缩,表情有些异样的邪恶:“我说过很多次了,我其实并不在乎你是谁,只要你对我们有用,我就可以留你一条生路。要是你没有任何用处,我就会让你在甲板上表演高台跳水?!?br />
    接着,陈咬钢弹指一挥,一面镜子猝不及防的出现在阿莱森的面前。

    阿莱森看着镜中的人影,双眼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充血,他仿佛想起了某事,忽而发出一阵撕心裂肺的惨叫。

    “说,你到底是谁!”

    。顶点

    
892| 935| 168| 797| 63| 180| 48| 151| 362| 963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