七位数摇奖机 > 盛世凰谋:天妃 > 第114章 有借有还,以后常来(二更)
    主院。

    武青钰进到暖阁里,也是二话不说,一撩袍角直接跪在了老夫人面前。

    老夫人仍是沉着脸,一脸的不痛快,斜睨过来一眼:“别这么跪来跪去的,就让我心里少怄点儿吧!外人不知道的会以为你这是在跟我这个祖母服软求情,我还不知道吗?你们这些孩子,一个两个的都是主意正的,你这是跪着逼我,非要跪到我点头不可了不是么?”

    老夫人是真的心里怄得慌,家里这些孩子,也就尚不知事的武青睿能让她省点心,剩下的这些——

    武青琼没脑子,随时随地的闯祸,武昙那疯丫头,更是想起来一出是一出,武青林看着是稳重又妥帖,偏也是个倔脾气,尤其是在婚事上,任凭她怎么说,就是死拖着不肯早点成婚生子,这个武青钰更是,平时阴阳怪气,在这府里他看谁就没一个顺眼的,现在在婚事上倒是出奇的痛快了……一天之内,人选有了,聘礼下了,她连开口提个意见的资格都没有!

    这真真的是养了一家子的小冤家!

    武青钰是知道自己这事儿做的过分了,便是听着老夫人数落,嬉皮笑脸的打哈哈:“祖母您可别这么说,我哪敢逼您啊,真的是求您来着。我知道这事儿是我办的不对,可就算不对,这不也已经办了么?您就换个方向想想——我这早点娶媳妇,您也能早抱上曾孙不是?”

    老人年纪大了,无非也就是盼着平平安安,添孙添福了。

    武青钰还是很能切中要害的。

    老夫人哼了一声,果然是脸色缓和了些。

    武青钰继续道:“祖母,就这一件事!您松松口,成全了我,以后我保证老老实实规规矩矩的呆着,再不给您闯祸了?”

    说着,就膝行过去扯老夫人的裙摆。

    武家这么多孩子,虽然武昙是装乖巧,可明面上最不乖巧懂事的就是眼前这个次孙了,难得他今天这么低声下气的跪着求自己,老夫人心里怎么都是有几分熨帖的。

    只是碍着面子,一时还是绷着脸,不做声。

    武青钰再拽她的裙角:“祖母!我聘礼都下了,而且今天街上看热闹的人多,咱再要回来,林家舅舅怕是得打断我的腿了,您真忍心???”

    周妈妈在旁边看的,由衷的感慨——

    这要论忽悠老夫人,二少爷这嘴皮子可半点不输二小姐的,真真的一对儿活祖宗。

    “不用林家的人动手,我就想打断你的腿了!”老夫人瞪了他一眼,到底是认命了,顿了一下,又补充:“不过你父亲那边你自己写信告诉他,别指着我给你去求情?!?br />
    “谢谢祖母!”武青钰喜出望外,立刻就拍拍膝盖爬起来,也不认生的直接窜上炕,抓起桌上的点心就先塞了两块进嘴里。

    老夫人看着他那脸色和满眼的血丝,也确实再生不起气来了,转头吩咐周妈妈:“看看小厨房那还留饭了没有,端上来吧?!?br />
    “是!”眼见着阴云散尽了,周妈妈也跟着松了口气,含笑答应着就下去张罗晚饭了。

    老夫人虽是不跟武青钰置气了,心里也总还是有些担忧和不痛快,就趁着这个空当又与他说:“钰儿,虽说这门亲事是你自己选的,但是有句丑话祖母也得说前头,彦瑶那丫头的心性我多少知道些,原是没什么的,可现在赶在这个当口上,遇到那样的事儿……这婚姻大事,不是儿戏……”

    武青钰又往嘴里塞了快糕点,听到这里就赶紧道:“祖母你放心吧,我不是那种人,现在都没计较,将来也自然不会再拿出来找茬儿。虽这事儿我办的仓促,但心里也是仔细考量过的……”

    话到一半,他口中咀嚼的的速度突然缓了下来。

    老夫人心事重重的看着别的地方,一时间也没太在意。

    武青钰待到把嘴里的糕点渣子咽下去了,才像是突然下定了决心,缓缓的抬头正视老夫人的面容,字字庄重道:“祖母,我知道,当年因为父亲和我母亲的事,您多少是觉得有些对不住过去的大娘和林家的,现在——就当是我替他们还债了吧。我保证会好好待林家姑娘的,真的!”

    老夫人有些愕然。

    她定定的看着眼前这个向来不怎么着调的孙子,真的从来就没有想过,这个孩子会有这样的想法,仿佛是一夕之间,就突然长大了,从一个玩世不恭的少年,长成了一个有思想也有担当的男人。

    一开始老夫人多少以为他会去林家提亲,是一时兴起和玩心怂恿的结果,是真的没有想到他会考虑的这么深。

    甚至于——

    会主动在她面前提起当年那件事。

    老夫人不由的蹙了眉头,眼中神色也瞬间演变得复杂。

    武青钰似乎是从她眼中看出了一丝悲悯,就自嘲的笑了笑:“我不是不懂事,只不过是有些事我也没得选,就像是祖母你——你再怎么样的觉得我父亲有错,也始终无可奈何一样,他依旧是您的儿子,您也依旧得袒护他、跟他站在一起??墒亲婺?,你真的永远都不能接受我娘吗?我知道这些话不该是由我这个做晚辈的来说,可当年犯错的毕竟是两个人……”

    在武勋和孟氏之间,老夫人其实承认自己是更偏袒自己的儿子的。

    当年儿子做的事,别说林家会生气,就是她——

    到现在都觉得儿子那件事做的太混账了!

    林氏又不是霸道的会不让他纳妾的那种悍妇,明明是可以光明正大做在明处的事,他跟孟氏为什么非要做出那么一副见不得光的样子来?也得亏是那时候老侯爷已经过世了,否则就冲着老爷子的脾气,不用林家人不忿上门来闹,他就能跟那么混账的儿子断绝关系,并且死也不肯承认孟氏和这几个孩子进门的。

    不说是武青林耿耿于怀了这些年,就是老夫人,每每想起来都心里堵得慌,完全理解不了那两个人的想法,以至于这么多年,她怎么看孟氏都不顺眼,哪怕是对武勋那个儿子,其实心里也隐约的有了隔阂,不知道为什么,就是不能再如当年那般亲近了。

    那件事,其实说大也不算太大,就是奇迹般的成了横亘在这一大家子人心里的坎儿,谁都不提,但它就是存在。

    老夫人、武勋、孟氏和武青林,他们个个都打从心底里各自介怀,现在再加上一个武青钰……

    如今武青钰这么直白的把话拿到明面上说出来,反而是让老夫人一时间有点无所适从。

    祖孙两个,四目相对。

    武青钰的神色纠结,老夫人眼中情绪也是变幻不定。

    最后,她就挪下了炕去,走到了一侧的窗前。

    外面的天已经全黑了,透过窗纸,什么也看不见,老夫人站在窗前,眉头紧蹙,目光深远。

    武青钰也不逼她,就盯着她的背影看着。

    一直又过了许久之后,老夫人才缓缓的闭上眼,一声叹息:“我是对你父亲太失望了!而且我这一把年纪了,也没有心力再去刻意的假装成喜欢谁的样子了。就像是现在这样吧,大家互相相安无事就好?!?br />
    老夫人也解释不了自己为什么会这样,这些年,她像是控制不住一样的排挤孟氏,归根结底,问题还是出在当年吧——

    那一两年之内,她先是彻底的失去了两个儿子,剩下的这一个,随后又做出这样一件让她无法认可的事,他瞒了她十多年,在外面养了外室还生了好几个孩子……仿佛是在那一夕之间,这仅剩的、唯一的一个儿子也彻底变成了另外一个人……

    所有的信念,就在那一瞬间全部土崩瓦解,心里的感觉,就好像是三个儿子全都没了一样,没着没落的。

    她痛苦,她失望,她恐慌……一直持续了这么多年,还一样的都是这种感觉。

    老夫人的这种心情,是任何人都理解不了的,而她也没有办法对任何人诉说,那些情绪积累演变下来,就变成了她对孟氏的冷漠和看不顺眼。

    武青钰终究也是难免失望,又过了一会儿,他才深吸一口气,脸上重新挂上笑容:“祖母您别不高兴啊,都是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了,您不爱听,这话您就当我没说好了?!?br />
    说着,就也跳下地,过来把老夫人拉着又扶回去坐好。

    老夫人没他这么高超的调节能力,心情还是低落,武青钰就又嬉皮笑脸的讨好道:“祖母,我还有事要求您呢!”

    老夫人的情绪不高,狐疑的看着他:“还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就是明天您去林家,商量着顺便把我跟林家表妹的婚期定了呗?!蔽淝囝诘?。

    老夫人的眉头越皱越紧,只等着他继续说。

    武青钰实话实说:“我想尽早把这事儿给办了?!?br />
    顿了一下,又补充:“越快越好!”

    老夫人不解:“这有什么着急的?你早前也没个成婚的打算,而且林家丫头今年也才十四……”怎么突然就这么猴急了。

    武青钰没皮没脸的挤在她身边坐下,继续哄她:“哎呀,我爹打发我回来本来是说让我帮着大哥一起操办青琼的婚事,他给我定的归期就在六月底,说青琼大婚之后就让我和大哥都赶紧的过去。再者了,林家那边刚出了事,风声怎么压也不可能完全压下去的,这门亲事拖着的话,我怕会节外生枝,再给两家人添麻烦,不如趁热打铁直接就办了,这样既能免了别人再钻空子,也不耽误我回南边。您知道的,我自作主张回来把媳妇给娶了,我爹指定也火大呢,我要再耽误了归期,他更要重罚我的?!?br />
    姜家人的人品实在让人堪忧,确实不敢保证他们就能见得林彦瑶就这么脱身了。

    再者外头那些传言,也远非是京兆府出个结案的文书就能平定下来的,居心叵测的人还是免不了揣测议论到处造谣,给他们时间,只会让负面的消息继续发酵起来。

    怎么看都应该当机立断的把婚事办了才能用行动堵住那些人的嘴巴。

    老夫人心里对这门婚事多少也还有点障碍呢,闻言,不免迟疑。

    武青钰的脸皮不比武昙薄,继续磨她:“太子大婚定在六月廿五,估摸着从下个月底到六月那块家里都要忙青琼的事了,祖母你翻翻黄历看一下,这月底下月初要是有好日子就给我定一个呗!”

    “这月底?”老夫人就是被他按着也有点坐不住了,“现在都马上下旬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祖母……”

    反正武青钰是主意已定,铁了心,软磨硬泡了小半天……就像是老夫人之前说的,武家这些孩子个个有主意,他们打定主意的事,根本就不是来求长辈首肯的,而是目标明确,逼着长辈们必须点头。

    老夫人抗不过他,等武青钰在这蹭了饭,吃完饭她黄历也翻完了:“这月廿八和下月初二!就非要赶这么急的话,就这俩日子里挑一个吧!”

    “中间没差两天,那就祖母你明天去林家的时候问问他们,让他们挑一个吧?!蔽淝囝谔畋チ硕亲?,放下碗筷格外的满足。

    横竖是挡不住的事儿,老夫人也懒得在这上面再计较生这个气了,就把黄历递给周妈妈收好:“时候不早了,你也早点回去歇着吧,你母亲不去,明天一早你跟我一起去林家?!?br />
    “哦!”武青钰赶紧答应了,起身刚要告退,老夫人想了想,就又嘱咐道:“你母亲那里你自己去哄哄她吧,我看着她也是气得不轻,别弄到最后儿媳妇不合心意的娶回来,再弄得后院里不安生?!?br />
    “是!”武青钰仍是恭顺的应了,见老夫人再没有别的吩咐了,才行了个礼先走了。

    他倒是记着老夫人的话,从主院出来就直接往南院去,没想到才拐进花园就被武昙跳出来给拦住了。

    “大晚上的不睡觉,跑出来吓什么人?”武青钰不悦。

    “我让人在盯祖母的院子半天了,你事儿都办妥了?”武昙却不跟他废话。

    武青钰挑眉:“我是那么不靠谱的人么?”

    武昙跟他抬杠也是成了条件反射,直接伸手:“我的银子呢?要到钱还我了么?”

    武青钰冲着她手心抽了一巴掌:“小气样儿……”

    趁着武昙呼痛跳开的时候,就径自绕开她继续往前走。

    武昙甩着火辣辣的掌心追上去,不依不饶:“喂,说真的,你这次这么大力帮忙,我还是有点不习惯,你不会是别有居心,在背地里憋什么坏吧?别的事也就算了,姑娘家婚嫁是一辈子的事诶?”

    “你猜对了,我就是别有居心?!蔽淝囝诮畔虏阶硬煌?,已经不耐烦她的聒噪了。

    武昙一听这话,却更是不依了,赶紧把他死死的拽住不让走了:“什么???把话说清楚了!”

    武青钰的性情她还是了解的,他除了嘴贱之外,基本干不出什么太丧尽天良的事儿,可就是这么故弄玄虚的才叫人好奇。

    武青钰盯着她的眼睛,忽而勾了勾唇,露出一个不怀好意的笑。

    他勾勾手指头。

    武昙见他神秘兮兮的,就下意识的凑了脑袋过去。

    然后,就听他用得意洋洋的声音在她耳边说道:“你们不是都觉得我事事不如大哥么?能早他一步娶媳妇这也是我的本事??!”

    这是什么狗屁理由???!

    武昙听得整个人都一愣,武青钰已经步调轻快的晃过她身边,继续往前去了。

    *

    是夜,林府之内,李氏这两天被折腾的心力交瘁,总算是能睡个安生觉了。

    晚间回了房,夫妻俩又不免提起和武家的婚事。

    李氏还有点担心,一边帮着林修诚宽衣一边迟疑道:“老爷,虽然瑶儿的事冲着姜家,咱们是问心无愧的,可是现在对武家那个孩子,我总觉得是理亏……”

    林彦瑶没吃什么实质性的亏,又是姜家设计的,这会儿要是嫁给姜家,他们理直气壮,可现在外面流言纷纷,武青钰顶着这个压力提的亲——

    林家人怎么都还算厚道,李氏事后想想,总还觉得对不住他。

    林修诚垂眸看她一眼:“你是怕他家里的长辈不能同意?”

    “这方面也有点儿……”李氏承认,“不过定远侯跟那个孟氏,想想当年的事,我心里也有疙瘩,也不知道他们会是个什么态度,以后要真做了亲家,这……这该怎么处???”

    “行了,别想了,等明天白天听听武家那边的回音再说吧!”林修诚到底是个男人,心宽,安抚了她两句就先上了床。

    李氏跟过去坐在床边,怎么想心里都还有些不太安生,就又拽了拽他的袖子:“现在外面风言风语的很多,其实我是想着若是武家那边不出什么意外的话,最好是让他们三两个月之内就把婚事办了,这样才能彻底安心,也能堵住那些长舌妇的嘴,省得中间他们又要揣测是不是武家对这门亲事又有了什么了,可是现在这个情况,我又确实没这个脸去跟武家开口……唉!”

    “你烦不烦???这八字才刚有一撇的事,你现在琢磨这些干什么?”林修诚昨天也是一晚上没睡,上午又去衙门当差了半日,下午跑回来也没闲着,再听她叨叨就觉得头痛的很。

    李氏这两天担惊受怕又生了几遍的气,确实也是累,见林修诚不想多说了,就也暂时抛开了这些事儿上床睡了。

    她原以为武家怎么也得内部协调个一两天的,没曾想第二天上午武家老夫人就亲自登门了。

    老相爷虽然没有站出来反对婚事,可也是绝对不会再跟武家的人当面打交道了,不过好在武家老侯爷已经不在了,老夫人只是内眷,他就是不露面也挑不出错处来。

    李氏却是要将老夫人奉为上宾的,赶紧把祖孙两个迎进去,好生的招待。

    老夫人既然已经认下了这门亲事,再加上她心里确实也一直觉得当年的旧事有些对不住林家,所以现在既然登门,就半点也不拿乔,很利落的就把婚事谈妥了,日子也挑好了,定在了月末的廿八日。

    李氏原来还纠结着怎么跟武家提,让两个孩子尽早完婚,没曾想武家主动说起,还把日子定得比她预期中的还要提前,虽说时间上是仓促了些,但是眼下情况特殊,也情有可原。

    两家人的想法不谋而合,事情便这样定下了。

    李氏留了两人在林府用饭,并且大开府门,邀请邻里们过来,像模像样的摆了定亲宴的席面。

    老夫人的年纪大了,闹腾不起,用完了饭武青钰就护送她回府了。

    回到侯府,老夫人先回房去休息,这边武青钰才刚叫人把李氏让带给孟氏的一些礼物搬下马车,刚进了门,门房就追上来报:“二公子,晟王殿下到访!”

    “谁?”武青钰的脚步顿住,一时有点没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下一刻,萧樾已经自觉不自觉的进了门:“听说二公子即将大喜,本王来得好像凑巧?到时候别忘了送一封请帖过去请本王来喝喜酒?!?br />
    武家人对这位领兵的王爷都有天生的戒备心,武青钰虽不敢怠慢他,但心里也瞬间打起十二分的精神,立刻拱手回头迎他:“晟王殿下?抱歉,末将眼拙,昨天在街上没认出王爷,怠慢之处还请您海涵!”

    萧樾一笑:“二公子倒是不肖令妹!”

    武青钰听得糊涂,脱口道:“什么?”

    萧樾笑得颇有几分漫不经心:“她遇到本王,通常都假装没看见的,实在是装不得没看见,就装不认识!”

    武青钰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都什么跟什么乱七八糟的???

    可萧樾这人是尊大佛,只能供着,武青钰毕竟跟他不熟,也不好跟他插科打诨,就干脆直入主题道:“对了,不知道王爷光临寒舍,是有何赐教么?”

    “哦!”萧樾这才像是突然想起来了自己的目的来。

    他一招手,雷鸣就带着四个捧着礼盒的下人进了门。

    礼盒都没打开,不知道里面都装了什么,倒是雷鸣先从袖子里掏出两本书呈在萧樾面前。

    萧樾把书拿过来,递给武青钰:“上回过来跟武世子借的兵书,看过之后受益良多,今日本王是特意过来还书,顺便道谢的?!?br />
    “我大哥出远门了,最近不在家,实在是不凑巧的很!”武青钰狐疑的接过书本,一看是武勋书房里收藏的孤本,就也没交给长泰,自己先揣进了袖子里,一边随口道:“还书这样的小事,王爷随便差遣个下人过来就是,怎敢劳您纡尊降贵,亲自跑这一趟?”

    萧樾看上去却是态度良好,十分的平易近人,仍是面带笑容道:“听说是府上的私藏,本王还是慎重些的好,亲自来还——”顿了一下,又道:“常言道,好借好还再借不难,劳烦二公子一会儿重新给本王拿两本?”

    武青钰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大哥这是结交的什么麻烦?这位王爷这难道还是个要借着借书之名常来常往的意思么?

    不怕皇帝找大家麻烦???

    武青钰心里对他大哥的办事能力,生平头一次生出了巨大的怀疑和不满来,然后还没等自己的应对能力调动起来,面前这位就又仿佛是顺理成章的要求道:“哦!老夫人这会儿应该也在家吧?上回本王过来的仓促,见面礼都没准备,这次特意备了礼,劳二公子引路,带本王过去一趟?或者你忙你的,本王依稀记得路,自己过去?”

    武青钰:“……”

    好吧,这番说辞里面到处是坑,躲开一个就得掉另一个里,完全只能破罐破摔听人家的安排。

    武青钰也懒得跟他斗智斗勇了:“我引王爷过去,不过——您实在是太客气了!”

    这到底是个什么客人???!

    说是来别人府上拜访,却凡事他都得拿主意,可是因为他的这个身份,你还不能不听他的?

    完全的反客为主不要脸嘛!

    这边老夫人忙了一上午,已经颇有些倦意了,回到屋子里,刚坐下,武昙就踩着点儿摸过来了。

    昨天她是料想老夫人要生气,一则不想看着武青钰挨骂让他尴尬,二来——

    她也参与其中,不想跟着他一起挨骂,所以就很识时务的躲起来了。

    今天眼见着老夫人去了林家,一切都尘埃落定,她就又跑过来卖好了,进门就笑眯眯的往老夫人身边蹭:“祖母你回来了?我本来想来你这蹭饭的,可是等半天也见你回来……”

    话没说完,老夫人已经脸一沉,没好气的把她往旁边赶:“去去去!别耍嘴皮子!你也是个没良心的,我把你拉扯这么大,最后你还胳膊肘向外拐。以后别假惺惺的往我这跑了,我寒碜的慌,赶紧收拾了包袱给我滚林家去,武家的米不养你这个小白眼狼了?!?br />
    武昙知道她其实已经消气了,就是抹不开面子,被她拨开一边也不介意,仍是笑嘻嘻的黏过去蹭她:“祖母你说真的???正好我林家还有个表哥没成婚呢,你要赶我,我真走……”

    话没说完,外面武青钰已经一把掀开门帘走了进来:“祖母……”

    身后还堂而皇之的跟了个人……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昙子:【生无可恋脸】突然不想活了肿么办……

    皇叔:呵呵……你想法真多……

    聊天的时候特别讨厌看见“呵呵”这两个字,但是大概只有这俩字才能准确形容皇叔此刻的心情了…

    ps:一不小心又写high了,字数多,更晚了,所以我是可以被原谅的吧?(??)?

    
370| 126| 632| 160| 582| 285| 344| 984| 774| 485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