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    为了参加交流会的晚宴,楼汐只是化了一个简单的裸妆,但楼宇琼毕竟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情,所以光是做完这一切,都已经是大半小时了。

    楼宇琼小心翼翼的拿起湿毛巾给楼汐擦干净小脸,露出白皙水嫩的肌肤,有些地方,因为他不小心用力过重,泛起了些微红色。

    楼宇琼不是第一次素颜的妹妹,但不得不说,他的宝贝妹妹,不亏为女神。这皮肤嫩的……

    等把所有事情全部完成了,楼宇琼松了一口气。给自家妹妹盖上被子,这才转身关灯,关门离去。

    这日夜,楼宇琼做了一个梦。梦中,他依旧是京城楼家的二孙,从小培养从政的道路,家里也是军、政、商跨足,而他与楼汐是一母同胞的兄妹。

    他的妹妹是从小被家人呵护长大的小公主,尤其是家中的老爷子更是十分宠爱这个妹妹。不过她的妹妹,后来离家出走了,原因竟然是为了一个男人。

    梦中,楼宇琼心里又气又恼。明明知道那个男人可能不怀好意,而且他几次明示暗示,可妹妹却像着了魔一样,甚至不惜与家里从此不来往,也要追随那个男人。

    再后来,妹妹死了。在颁奖典礼的门口,子弹打中心脏,妹妹奄奄一息的躺在血泊中。

    而凶手,竟然就是妹妹身边最信任的表妹,以及她深爱的男人,那个妹妹为了他放弃了一切的男人。

    再后来,他便看到自己蹲在一个墓碑前,看着妹妹的照片,满脸的内疚和悔恨。如果他当时不顾妹妹的固执,坚持把妹妹带回京城,或许一切都不会发生。

    哪怕是在梦中,他都能感受到自己心中的悔意和怒意……

    楼宇琼是被吓醒的,他惊醒后,一身的冷汗。但第一时间,脑子里什么都没有想,而是直接翻身下床,脚步慌乱的朝隔壁的房间而去。

    此时已经是天明时分,隔壁房间是楼汐的房间,楼汐的生物钟已经醒了,此时刚好从浴室洗濑完出来,发丝上还沾着一丝水滴,一打开门就被楼宇琼抱了个满怀。

    “妹妹~”楼宇琼的声音带着几分轻颤和几分心痛。他紧紧的抱着鲜活的人儿,轻颤的身体才能渐渐平息下来。

    许是梦境太过于真实了,所以在醒来以后,便让楼宇琼真的有些害怕,害怕妹妹如梦中那般香消玉损。

    楼汐完全是一脸懵,但楼宇琼的紧张和轻颤,她能真实的感觉到?!岸?,你怎么了?!?br />
    听着自家妹妹软糯的声音,楼宇琼这才缓缓松开双手,退开半步,低眸看着楼汐勾唇浅笑,笑盈盈的看着他,一双眉眼,灵活动人。

    许是刚刚洗漱完,发丝上还沾着些水雾。

    楼宇琼看到活生生的妹妹就在自己眼前,一颗不安的心,这才渐渐的放了下来。

    他伸手轻轻的揉了揉少女的发丝?!懊皇?。你这是准备去晨跑?”

    楼宇琼一直有着晨跑的习惯,而自家妹妹也有,这点他是知道的。

    楼汐点头?!班??!?br />
    
湖南幸运赛车历史结果 二肖中特精准资料下载 吉林十一选五最牛走势 河北20选5开奖51期 吉林11选5实时走势 极速十一选五助手下载 易发棋牌 新疆18选7福利彩票 22选5复式注数组合 新疆时时彩中奖号规律 浙江快乐彩任3走势图 极速飞艇开奖香港 北京快三开最快开奖结果 中国福彩网有充值卡吗 象棋巫师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