楼汐虽然内心翻腾不已,但却不敢表现出来。只能平静下来,用心的面对训练。

    现在,她和他,是陌生人——他不认识她。

    也也不再是他的妹妹——

    楼汐的余光扫过来的时候,车旁的楼宇阙刚好也注意到了这一点,目光刚刚撞上去,他突然心神一跳,等楼宇阙抬头望去时,楼汐已经重新投入了训练中。

    楼宇阙拧了一下眉头,刚刚那个目光,很奇怪,明明相隔那么远,他却感受到了熟悉感和亲切感。

    仿佛,他们是认识的??陕ビ钽诘募且浞浅:?,在他的记忆中,他并没有见过楼汐。

    “老大,她就是楼汐。那个救我的女神医?!?br />
    楼宇阙并没有说话,依旧抿着唇,目光却追随着那道灵活的身影。他发现,好像自从那个少女看过来,看到他之后,虽然她保持着镇定,但动作还是没有之前那一圈那么利索了。

    铁网多用了五秒,绳索多用了三秒,直到翻第三道高墙,她的速度才跟上来。

    这一次组装枪支,依旧只用了十八秒,依旧是毫不犹豫的果断的连开三楼。

    楼宇阙从车内取出望远镜,望去。五百米外的靶子,三枪,依然漂亮的都命中了。

    楼宇阙的望远镜正准备收回来时,突然看到了那张倾国倾城,绝美的容颜。

    这些都不是让楼宇阙震惊的,让楼宇阙心惊的是她的那双眼睛,竟然与自己和宇琼的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不过她的眼神是一片清冷,完没有这个年纪少女该有的灵动和鲜活。

    反而是有一种历经世事之后的沉淀——

    其实在楼宇阙正在打量楼汐的时候,楼汐的内心是很不平静的。她多想像前世一样,可以扑进他的怀里撒娇。

    想到前世,因为自己的死亡,阙哥哥那张越发冷硬,越发冰冷的脸,楼汐就锥心的痛。

    可惜,现在,她与他,不过是陌生人。

    即使那个人跟阙哥哥长的一模一样,甚至连气质都是一样;可这个人,不是她的阙哥哥。现在两个人,谁也不认识谁,是陌生人。

    前世,楼汐的长相,五分像楼妈妈,三分像楼爸爸。她集合了楼爸和楼妈身上最好的优点。

    如果是前世的长相,或许楼汐会期待自己是楼家人,会期待楼宇阙认出自己与他们家人长的很相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,楼汐的长相,与他们楼家人,没有一点一样的。

    楼汐失落的眼神,楼宇阙并没有看到,他坐在车上,看着那抹有些孤寂的身影,突然心里一阵心疼。

    楼宇阙掐了一下眉心,他这是怎么了,为什么会对一个小姑娘突然生出这么奇怪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老大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楼宇阙放下手,修长的手指搭在窗边,指尖轻敲,薄唇抿成一条线,随后,沉声道:“她,挺不错?!?br />
    这个她是指谁,不用问也知道。燕恒听完后,一双眸子立马亮了。能让他们老大夸一个人,那可是天降红雨呀。

    能从老大嘴里说出一个人挺不错,那就是十分不错,非常之棒了。
体彩大乐透网友评论 福彩东方6十1开奖规则 广东时时彩公式 湖北30选5今晚中奖号码 五子棋学习软件 超级大乐透开奖公告 广西快乐双彩开奖信息 香港六合彩期开奖 大赢家真钱21点 简笔画打排球男生的画法 足球比分网结果 安徽11选5中奖结果 广西快3开奖号码查询 下载两肖两码中特 辽宁快乐12走势图一定牛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