七位数摇奖机 > 造物主说 > 第六十一章 风暴·雷霆·波涛
    邓恩眯起眼睛,他抬起手,一块表盘无中生有的出现在他的面前,随后那团时光神性融入到了表盘之中。

    “既然已经无法隐藏了,那么自然不需要低调了,也许适当的宣示一下实力,更加有助于减少麻烦!”

    念头落下,邓恩的手抓住表盘,然后猛然一挥!

    前方,时间就像是一块帷幕一样,被他掀开了一角,呈现出一个多小时之前的诸多景象。

    就像是虚空中突然出现了一个裂口,让邓恩的目光能够投射进去,看到更早之前的景象——

    正是他的那道投影,在俯视大地时的景象,一道道信仰光辉拔地而起,其中大部分被截留在神殿之中,而还有一部分朝着某个方向汇聚过去。

    随后,邓恩的注意力集中在三道信仰之力上——

    第一道,蕴含着狂暴的情绪;

    第二道,蕴含着爆裂的情绪;

    第三道,蕴含着汹涌的情绪。

    邓恩的目光先集中在第一道信仰之力上,一副湖面呈现在他们的面前——

    在大陆东边的幽深峡谷之中,一座祭坛被建立起来,来自古老家族的几位血脉之人,他们自愿的割开了自己的喉咙,汩汩鲜血流淌下来,沾染了祭坛,顺着祭坛表面上的纹路流淌。

    随后,祭坛绽放出光辉!

    “伟大的风暴!请将英勇赐予我们!”

    伴随着祭坛前方,那个满头白发的老人高声呼喊,祭坛上倒下之人的血液中,隐藏着的力量被淬炼出来,他们顺着祭坛深入地底!

    终于,一道恐怖的意志给予了回应,庞大的威压从祭坛中冲出!

    地底,一双闪烁着青色光芒的眼睛猛然睁开!

    祂的眼眶中,被光芒充斥,随后地面炸裂,祭坛周围所有的人全部被狂风吞噬!

    他们的生命力变成了纯粹的结晶,被一只手握住。

    这只手的主人赤裸着上身,祂裸露在外的肌肉显得紧致而充满了爆发力,青色的纹路布满各处。

    祂有着一头黑色的头发,发丝飞舞,但是发丝的末端,却都像是融入了周围的狂风之中一样!

    风暴之神!

    轰!

    狂风充斥了整个峡谷,然后朝着天空呼啸而去!转眼就遍布整个天空!

    与此同时,风暴之神朝着一个方向看了过去,祂充斥着青色光芒的眼睛里,闪烁着冰冷的光辉。

    “你在窥视我,无名之神!”

    祂淡淡的说着,话语直接转变为意志,又画作狂风,降落在那个被封印的旧王城之上,将周围的一切都震荡的失去了原本的形态。

    “这是你的罪,我会让你明白的?!?br />
    随后,祂迈开步子,像是凌空虚渡一样,一步一步的朝着北方国度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旧王都中,邓恩的神族本体从王座上站了起来,挥动了一下手臂。

    狂风消散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第一道信仰之力也从他的视野中消失。

    随后,他的目光落到了第二道信仰之力上。

    这一次出现在他面前的,是一座高山。

    位于大陆中部的洛尔山脉,最高的山峰上,同样出现了一座祭坛,有三个人站在祭坛的旁边,他们正在摆放着几种不同的金属矿物。

    “只是这么一点吗?”其中一个人有些担忧,“雷鸣石是最重要的引子,但是我们手上的太少了,会不会影响真神的苏醒?”

    “不,别担心,”另外一个人说道,“在这次的仪式中,我们只需要拥有,一种金属矿物,当它被摆放在这里,那么就够了,这就是有和没有的区别,数量反而在其次?!?br />
    “希望你是对的?!钡谌鋈苏庋底?。

    当他们小心翼翼的做好了准备工作之后,三个人分别站在祭坛的三个方向,然后同时掏出一把匕首,隔开了自己的手腕。

    鲜血流淌下来。

    “雷霆洗涤世间,归来吧,我等之主!”

    伴随着祷告语的落下,山峰震动起来,天空中云层翻腾,一道闪电直落下来,打在祭坛上!

    电光如蛇,瞬间游走蔓延,转眼就遍布了整个祭坛,那三个人闷哼一声,便接连死去,随后这电光朝着整个山峰扩散开来,转眼就遍布整座山。

    在这座山范围内的生命全部在电光中死去。

    他们的生命力慢慢汇聚到了祭坛之中。

    一道身影从天空中的雷霆中落下来,融入了那些生命力中,变成了一个浑身闪烁着金色闪电的男人。

    祂一只手握着伸缩不定的闪电,另外一只手则拿着一把战斧!

    雷霆之神!

    雷鸣与电光中,他高举战斧,直接腾空而起,朝着北方冲了过去!

    咔嚓!

    第二道信仰之力破碎。

    邓恩收回目光之后,将视线投入到了第三道信仰之力中。

    这次出现在他面前的,是高崖之下的澎湃海浪。

    祭坛被设立在悬崖的边缘。

    众多身穿统一长袍的人们,聚集在祭坛的周围,听着那祭坛之上,年老祭司的呐喊——

    “伟大的神!请给予我们指引!请带给我们前进的道路!让我们脱离这片牢笼!让我们走向更加遥远的未来!”

    轰??!

    海浪呼啸而出,直接掀起巨浪,吞没了悬崖和上面的一切。

    当水流退去,喧嚣的场面不复存在,一切都变得干净起来,连祭坛都被冲垮了一半。

    不过,一个手握长枪的女人站在祭坛的边缘。

    祂裸露着上身,穿着金色鱼鳞编织的短裙,有着一头波浪形的长发,祂的额头上,金色的鳞片闪烁着光辉,散发出莹莹光辉。

    “新生的神族,我想,我们需要交谈?!?br />
    波涛之神轻声说着,随后微微坐下,一个王座无中生有,将祂承载起来,然后凌空飞起,朝着北方而去!

    第三道信仰之力破碎!

    邓恩叹息一声。

    “终于,还是来了,那么我的蛰伏,也该结束了,力量和荣耀该归于我身!”

    伴随着他的这句话落下,整个旧都都震动起来!

    原本包裹在旧王都周围的狂风骤然停歇!

    就好像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样,显露出了那些被狂风包裹着的景象——街道、建筑,以及宫殿。

    就像是半个世纪前一样,没有半点变化。

    但是,这样的变化,让驻守在周围的军队惊骇至极!

    如今这个旧王都所在位置,是在北方三国的交界之处,出于对于法理的尊重——当然,最主要的是,很多人认为当初的那位王者已经死了,不会活过来跟他们争抢——因此他们都会定期过来,在城池的外围进行仪式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他们还会派遣一些军队,驻扎在这里,名义上是守护,但实际上,还是为了一旦旧王城的封印松动之后,就能第一时间就能发现,并且回报。

    实际上,除了一般意义上的士兵之外,常驻在这里的,还有一些来历非凡的人物——一些过去的神秘者传人。

    失去了超凡的力量,但他们的见识并没有减少,尤其是一些人,他们从长辈们的口中得知,被封印在这座破旧王城之中的,很有可能有一位伪神!

    接近半个世纪以来,这个城市的封印一直很稳固,这里的人早就习惯了这一切,忽然之间的散去,让很多人都无所适从。

    驻守在这里的将领们,都第一时间却寻找在这里进行辅佐的长者。

    “尊敬的菏鲁兹阁下,”属于北方之国的首领,他来到了一位身穿黑袍的老人面前,单膝跪地,“请您过去调查一下,我们是否有进入旧城的必要?!?br />
    “阿莫格将军,让我们先冷静一些,当初的那位王者来历神秘,据一些祭司推测,很有可能是掌握了力量的半神,就算是集合大路上所有的军队,也不见得是祂的对手,”黑袍老人菏鲁兹摇了摇,“这个封印来自神力,是风暴之神的使徒带来的,不光蕴含着那位神祇的力量,还综合了其他几位神祇祭司的力量……”

    “只是听起来,就知道是非常强大的封印之力,”那位士兵首领脸色逐渐难看,“难道是因为封印的力量消散了?”他小心的看着面前的老人,试探性的说道,“我听说,神秘的力量正在慢慢降低,是不是这里的封印也随着时间的流逝,而被削弱了?!?br />
    “如果是因为时间的流逝,而失去了封印之力,那么早就应该有迹象显示了,”菏鲁兹看了那个首领一眼,笑道,“你担心我因为失去了力量,而做出错误的判断?不用担心,因为封印的力量来自于神,神力是不会因为时间的流逝而消失的?!?br />
    “您误会了我的意思,我并不是这的意思?!笔勘琢煊行┺限蔚乃底?。

    “没有关系,”老人摇摇头,然后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,“让人回去,向王都禀报这里的情况,我已经将该说的都写下来了,”他递出一张卷轴,“让人送回去,王都会知道发生了什么?!?br />
    首领接下来之后,吩咐了下去,等回过神来,他再次请教:“我们应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我们当然是进去,”老人的眼睛里流露出别样的光彩,“当然,不用太多人,人多也没有任何用处,我们去见一见,神?!?br />
    “神?”士兵首领的脸上露出了敬畏之色,他的眼睛里有名为恐惧的情绪在跳动,但最后他还是点了点头,不过他还是提出了一见,“我认为人不应该少带,如果真的是神,我们当然不是对手,但那座城市在传说中,居住着众多恶魔,他们可能会在沿途给我们制造麻烦,我们应该做好准备?!?br />
    “传说中的故事,不一定是真的,不过如果你坚持的话……”老人菏鲁兹没有坚持,他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进入那个城市,他希望能在里面找到恢复施法能力的希望!

    “一位伪神,祂所拥有的力量都是出于自身,也许我能从祂的身上得到启示……”老人随着队伍,颇为急切的走入了那座尘封了将近半个世界的城市。

    和他有着同样打算的,还有其他两大王国的队伍,甚至那两个王国背后的南方两国,也同样有人驻守在这里,其中不乏过去的神秘者、现在的博学者、大学者。

    当他们这些人纷纷走入了这座城市之后,才惊讶的发现,城池之中的一切,都充斥着生机,不少地方还能看到血迹和杂乱之物,甚至在一些街道角落,还能看到尸体——是尸体,没有腐化、被血肉包裹着的死尸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那位士兵首领阿莫格满脸惊悚之色,他的体格虽然强健,但现在却有些心惊胆战,似乎街道上随便一具尸体,都会让他畏惧。

    “神的力量,果然难以想象!”菏鲁兹老人却是感慨起来,“这里的时间就像是凝固了一样,真是可怕的封??!”

    “如果是这样话,当初的那些人,那些王城里面的战士,难道也被凝固了?”阿莫格却露出了惊骇之色,“听说在这座城市里,存在着比白银骑士还要恐怖的战士,那些披着黄金战甲的恐怖存在!如果他们也被凝固了!还有城市里,其他的人,如果他们都没有死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们所知道的版本,都是流言传出来的,”菏鲁兹老人摇了摇头,“事实上,当时这座城市被封印的时候,里面的人大部分都转移出来了,只有少部分人被困在里面,而且他们也不可能一直活着,这涉及到复杂的神秘学,我想你是不愿意听的,不是吗?”

    阿莫格微微松了一口气,但紧跟着又紧张起来。

    “那么……神呢?”

    “神……”老人也显得沉默起来,他想要在说什么,但前方的道路忽然传出炸裂声响!

    随后一道电光落下来!

    恐怖的威压蔓延开来,笼罩了这一片土地!

    阿莫格立刻本能的要拔出长剑,却被老人抬起手阻止住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,阁下,您知道什么?”阿莫格胆战心惊的问道。

    老人则沉声说道:“面对神的时候,凡人如果拔出利刃,是最大的不敬!”随后,他抬起头,朝着天上看了过去。

    阿莫格微微一颤,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,随后抬起头,看到了天空上漂浮的那道身影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狂风猛然吹起,远方传来了海浪的声音。

    
602| 753| 674| 701| 121| 695| 10| 1| 452| 880|